中国人与辣椒的百年相爱相杀史:爱者为之疯狂,恨者避之不及

时间:2019-08-23 来源:www.birdstshirt.com

  如果极度热爱辣椒的人,一年半载吃不到一点辣,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感受?

  如果极度厌恶辣椒的人,偏偏生活在麻辣的城市,每天在无意间被麻辣包围,那又是一种怎样的感受?

  我曾经在“麻辣”的城市待过。在这样的城市里,麻辣是一种“防不胜防”的侵袭。连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肉包子和烧饼,往往都会藏着让人“惊喜”的味道。

  辣椒这种调味品,让人们爱憎鲜明,不知不觉便分成了两个阵营。喜欢吃辣的人,对辣椒视如珍宝,如果哪天的饭里少了辣椒,就会觉得饭菜没有滋味,甚至将其斥为“病号饭”。而害怕辣椒的人,只是无意间吃了一口辣,都有可能涕泪横流,从嘴唇到喉咙,都像是被火烧过一般。无论喝下多少凉水,都没法消退这种感觉。

  有一个厌恶辣椒的网红,就留下了这样的话,“只有干体力活的人才吃辣,养尊处优的人绝不吃辣!”

  0b20823f9c2cd5370e8d63fe1719afb4.jpeg

  b469b0c91f3d5383e6e2056342d91656.jpeg

  虽然有人如此厌恶辣椒,但麻辣小龙虾和重庆小面这类“辣食”,都已经在我们身边铺散开来。此时的辣椒,似乎成为了新时代的流行元素,与我们之间的关系,已经密不可分。然而,辣椒与中国人的亲密接触史,不过才区区数百年而已。如果我们穿越到汉唐时期,向长安的店家点一碗面,还要加一勺油辣子,恐怕对方会用看白痴的眼神瞪着你,然后反问你:辣子是个什么球东西?

  42c0d825a11f5c7a50418e003769d665.jpeg

  油泼面

  想来也是奇怪,辣椒在进入中国数百年后,居然渗透到了中国人生活的每个角落,而辣味零食的地位,也是极为丰盛,让很多人大呼过瘾。与此同时,在欧美占据霸主地位的含糖零食,居然在中国折戟沉沙,只能屈居辣椒之下。

  而中山大学移民与族群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曹雨,便在《中国食辣史》这本书中,为我们回溯了辣椒在中国的传播过程。说句私心的话,书名改为《中国辣椒传播史》,其实更为恰当。

  c838875a4684a3f51f1bfbb452daac9c.jpeg

  书皮一片漆黑

  这本书虽然只有区区一百多页,但它的内容却颇为详实。正所谓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作者的每一个观点,都有相应的论证过程,还附带了翔实的引用文献。当我们看完这本书,便能洞悉辣椒传入中国的历史,以及它席卷全国的最终原因。

  (一)从美洲到中国

  大航海时代全靠风浪,冒险家们一浪接一浪。当哥伦布的船队浪到美洲时,他并未注意到这种又红又尖的小果实。但哥伦布的船医,却对辣椒产生了浓郁的兴趣。于是,他将辣椒带回了欧洲,这是辣椒的第一次跨海远行。

  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,是当时的重要航海港口,连邻国西班牙的船只,也经常来到这里购买补给,然后驶向下一个港口。在里斯本,辣椒作为一种贸易物品,自然被传播到了葡萄牙人的手中。他们带着这种货物出海贸易,并一路将其带到了南亚。从此,辣椒与我们之间的距离,总算又前进了一步。

  40c2adc6a27c600d6acf4d12ba503fbd.jpeg

  哥伦布与辣椒

  此时的中国,正处在大明王朝时期。在这个时候,徐阶刚刚斗倒严嵩不久,海瑞在大明官场上崭露头角,嘉靖皇帝即将走向生命的终点,并味自己的儿子隆庆皇帝,丢下了一个财政亏空的烂摊子。为了给大明王朝好好续一续命,隆庆皇帝决定开关贸易,而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的港口,立刻变成了活跃的贸易集散地。

  隆庆开关之后,辣椒很快便流入了中国内地。率先接触辣椒的地方,便是宁波、广州等活跃的贸易港口。但令人遗憾的是,初入中国的辣椒,并未第一时间进入厨房,而是变成了观赏植物,做起了“颜值担当”。

  根据明代高濂《遵生八笺》的记载:“番椒丛生,白花,果俨似秃笔头,味辣色红,甚可观。”而到了清朝康熙年间,辣椒更是登上了《广群芳谱》这本书。单单看书名,我们就可以猜测出主流文化对辣椒“可远观,不可亵玩”的态度了。

  如果在一大排的芍药、牡丹和月季中,种上那么几株辣椒,想想也是挺来感的。

 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的距离。而是你绽放在我面前,我却并不知道自己可以吃掉你。

  (二)兴于贵州,旺于巴蜀

  当然,并非每个人都如此暴殄天物。贵州的本地居民,为《中国食辣史》翻开了勇敢的第一页,成为了第一批敢吃辣椒的人。

  根据清代蒋深《思州府志》的记载,“海椒,俗名辣火,土苗用以代盐”。这段是中国人食用辣椒的最早记录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是贵州人最先吃了辣椒?为什么辣椒先到了广州和宁波,但是这些地方的居民,却只愿意把辣椒当花看?

  85fd63a6b25bcb339d78b3fc1047587c.jpeg

  贵州辣椒大丰收

  其实我在刚才,已经给这个问题写下了答案。当地人吃辣椒的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吃不起盐。

  对于有钱的官员来说,通常不用为吃什么而发愁。但对于最底层的农民来说,那就不一定了。他们别无选择,只能是当地产什么吃什么,什么便宜吃什么。

  如果副食匮乏,或许会造成营养不良,但如果主食不够了,说不定人就会饿死。所以,古代的贫苦人,通常会优先保证主粮的充裕。而用来佐餐的副食,则是能对付就对付,有什么算什么。拥有咸、辣、酸味的“重口味”副食,便成为了穷人的恩物。

  在宁波,广州这种沿海之地,人们根本不用担心咸味副食的来源。就算是贫苦的家庭,也常有虾酱、咸鱼之类的副食。在靠海的地区,大家的饭桌上都不缺盐,能有几个人会追着辣椒不放呢?

  可像贵州这样的地区,不仅远离海洋,而且道路艰难,运输起来颇为不便。当贵州成为一个缺乏盐分的省份后,人们便开始用各式各样的调味料来替代盐。而“重口味”的辣椒,无疑打败了诸多对手,成为了最终的替代品。

  在中国人吃辣椒的历史上,贵州人写下了光辉的第一页。而此时此刻,好戏才刚刚开始。

  因为张献忠那个老小子造反,在四川一代肆虐了很久,所以昔日的天府之国,几乎变成了一片人烟稀少的废墟。为了重新开发这片肥沃的土地,所以康熙颁布了《招民填川诏》,而且政策十分优惠。如果有百姓主动迁居四川,前六个年头根本不用交税。而鼓励百姓去四川开垦的官员,也能得到额外的嘉奖。

  于是,四面八方的居民抵达了四川。与此同时,辣椒也被带到了这片地方。当辣椒与本地原有的花椒接触后,一场风云际会就此开始。从此,麻辣鲜香的川菜渐渐成型,并很快席卷了蜀中大地。

  当时人们从未想过,在数百年之后,这种刺激的味道会横扫天下,让无数人为之倾倒,为之痴狂。

  (三)麻辣的旅行

  中国有一个神奇的网站叫做知乎,据说这个网站上很多用户,都过着“年薪百万、人在美国、刚下飞机”的生活。但讽刺的是,在这个网站上最火爆的几个问题,通常都是这样的:

  一元钱能在淘宝上买到什么样的宝贝?

  如何装修50平米以下的房子?

  这说明了一个问题,真正有钱有闲的人还是少数。绝大多数的人,其实仍然穷得很。对于他们来说,廉价而美味的东西,才是真正的美食。

  早期的川菜,便广受漕运从业者的喜爱。这些人的工作强度很大,所以需要高蛋白、高热量的食物补充营养,但他们又没那么有钱,只能选择下水、边角碎料的肉类做菜。这些东西的味道并不太好,所以他们用大量辣椒来遮盖其味道,从而衍生出了毛血旺、红油火锅等吃法。顺着漕运遍布的江河,辣椒很快便传播到了各处,成为了广受追捧的调味品。

  时至如今,仍有很多人对这种“重口味”的调味料情有独钟。于是,麻辣小龙虾、绝味鸭脖、重庆小面等食物应运而生。这些食品,昭示着人们口味的转变,也意味着辣椒与我们的距离,已经越来越近了。

  6d2d4effc91f5bea0179e1343f25dbeb.jpeg

  勾起无限回忆的小龙虾

  fdb4b70c187706a3d1ca77517e035644.jpeg

,其市值更是高达500亿,让人瞠目结舌。

其物,堪称是“下里巴人”的极致了。

  唯有这些“下里巴人”的食物,才能得到普通人的追捧。

  (四)辣味人生与时代颠覆

  廉价意味着能在下层大范围流行。但另一方面,在封建官僚和帝王的眼里,辣椒不过是山野小吃,根本不值一提。想要登上大雅之堂,自然势比登天。

  当变革来临时,一切都将被颠覆,从社会阶层到大众的口味,其实都是如此。

  当封建王朝灭绝后,新崛起的平民阶层,当然不会放过打破旧秩序的机会。他们要将自己的生活习惯推广开来,使其成为新时代的标准。于是,中规中矩的官府菜渐渐式微,辣椒却成为了突然崛起的黑马。它的号召力一路飙升,最终得到了今天的地位。

、薯片等食物,并将其作为美国文化的象征,反而输入到欧洲一带,从而让土豆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。

  哪怕有太平洋相隔,但食物地位的变迁史,居然达到了高度的相似。

  辣椒的背后有着历史,历史的背后则隐藏着文化。当辣椒在传入中国后,便渐渐适应了中国人的口味,也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。这种调味料的背后,映照出了时代的变革,更成为了中国饮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  (完)

  (渭水徐公,一个热爱看书和旅行的历史博主。欢迎你和我一起,走进更大的世界)

  参考书籍:

  《对楚王问》,【战国】宋玉

  《遵生八笺》,【明】高濂

  《招民填川诏》,【清】康熙

  《思州府志》,【清】姜深

  《广群芳谱》,【清】汪灏

达到当天最大量